分类 不巧,我在等你 下的文章

雨落泪尽

五月份来到南京市江宁区某个中学,开始一个月的实习生活。每天早上六点半的闹钟,七点十八分的公交,七点四十八分到学校,下午六点下班。如果只看表面,这重复而枯燥的生活,久了确实容易产生职业倦怠,但好在每天面对的是一群活生生的人。这群比我更加朝气蓬勃的孩子,还带着一些稚嫩,在慢慢地孕育着独立的人格,未...

雨落泪尽

邻壑博主抛给我一个有关游戏的话题,很早便想谈谈自己关于此的看法,趁此机会闲扯一番。关于游戏,我与舍友也有过争论。他是一个游戏爱好者,去年12月曾赴三亚参加WUCG炉石比赛,最后惜败于日本选手,获得第二名的成绩,捧着2万奖金回来。在这个问题上,我与他是站在两个不同的立场上,代表着两个观点。用当下...

雨落泪尽

距离上次更新两月有余,好在博客内容也不讲究“时效性”,尤其是我这样的个人博客,博客的更新越来越少,倒不是什么都没写,其实数据库里也躺着不少草稿,但与其炒冷饭,不如来点新的东西,就让那些草稿先继续躺着吧。写东西对我来说其实很难,如果单纯扯些流水帐是简单的,但这样的流水账谁愿意看?也许一些陌生人抱...

雨落泪尽

拾月,就是十月,顺便拾一些九月的残迹。断更一月有余也是在我意料之外,曾经立下flag说至少月更,食言了,惭愧,但好在也找到不少理由,借口嘛,还是很好找的。九月份四个周末,第一个周末自然是与女友度过,两月未见也算小别,无波无澜也不算平淡,自然是满心欢喜。第二个周末略微有些煎熬,与舍友组队参加了数...

雨落泪尽

作为民间兴起的一种相对古老的自媒体形式,博客本身没有比较严格的定义,我所认为的“博客”二字特指百科词条中所说的独立博客与个人博客。不少知名站长也在自己的博客中剖析过博客的意义或者价值,其中有些内容在我看来就是些高深且有道理的废话,我不妨就说一些浅显的废话。博客的意义与价值,在我看来是一个辩证的...